首页 >网络

本文首发于米龙谷由亿欧转载供业内人士参考2019iyiou

2019-05-14 19:39:43 | 来源: 网络

【编者按】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时代,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互联企业诞生。但与此同时,也几乎每天都有人倒下。创业之路,九死一生。我们在感叹这些消失的创业公司的同时,也愿这些曾在互联江湖上厮杀过的英雄们,能“乘风破浪”,不为失败所困惑,重新起航!

本文首发于米龙谷,由亿欧转载,供业内人士参考。

创业者不应做追风者去寻找风口,要知道自己的激情在哪里。市场的风口在不停变化和消散,飞起来也不能成为创业者要追逐的快感,要心若磐石,追随内心找到根基,才会基业长存。——米龙谷CEO,熊达

前言

C轮死、C轮死,C轮死完B轮死,B轮死、B轮死,B轮死完A轮死,A轮死、A轮死,A轮死完天使轮死······创业公司“几轮死”的魔咒长期游荡在创业圈中。从全球来看,创业的成功率甚至要低于1%,其余的99%仍在艰难前行,始终摆脱不了魔鬼般的束缚。

我们能看到共享单车的春风吹遍大街小巷,也能感受到知识付费、共享KTV等新的小风口的出现,但事实上,有一大批创业公司正离我们而去。诸如友友租车、光圈直播、小马过河等一大批创业公司就没能承受住创业压力的洗礼,倒在了创业的道路上。

以下是2017上半年度消失的八大创业公司,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他们的“人生路”,在祭奠先烈的同时,也希望借此给予你更多启示。

1、友友用车

倒闭时间:2017年3月10日

状态:停止运营

融资情况:

●2014年2月1日,获天使投资人王刚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

●2014年9月24日,获光速中国、天使投资人王刚1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5年3月13日,获易车1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3月10日,友友用车公众号推文宣布停止运营。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后,友友用车CEO李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回顾友友用车的这几年,并没有遗憾,“新能源产业还不够成熟,一家初创公司单靠财务投资者去持续支持,很难。如果再找,我们会找战略投资者,汽车牌照、充电桩、电动车租赁运营等,都需要大家一起去发力解决问题,推开汽车共享的大门。而且要建立顺畅的融资渠道,来保证企业和项目的运营有持续的资金保障,避免融资不畅造成的资金链断裂。”

友友成立于2014年3月,当时的名字是友友租车,主打业务为P2P私家车租赁,由于私家车的运营标准很难把控,2015年10月友友租车正式更名友友用车,开始正式进入分时租赁。

另外,友友方面表示,友友用车目前没有解除注册实体的计划,后期公司股东将就谋求业务转型、业务方向规划及公司实体去向进行讨论决定。

延伸阅读:融资超2000万美金的“友友用车”,因投资款项未到位,倒下了

2、小马过河

倒闭时间:2017年3月3日

状态:已关闭

融资情况:

●2014年5月,原老虎基金中国区总裁陈小红5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5年初获顺为资本1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7年3月3日,在被爆出公司倒闭、已拖欠员工两月工资后,小马过河创始人许建军发布《关于小马“破产”危机的声明》,明确了小马过河破产清算,并表示欠员工的工资会以快的速度补发;现在已经缴费在小马过河就读的同学,课程会上完。同时,小马过河另一创始人马骏现身公司北京总部,与员工签订欠条,并加按指印。

许建军曾在声明中反思到:“我所有能动用的、可以变卖的资产都在尽力挽救公司的时候悉数用尽。所以,我有错,但我无愧。我许建军,不会开公司,但我会教学,我用心教学。小马过河可以破产,可以被遗忘,可以被谩骂,但教书本身,从来没错。”

小马过河成立于2007年1月,是一家主打出国留学培训服务的教育公司,小马过河曾一度做到除新东方之外,在北京从事留学考试一对一培训营收的机构。小马过河原是一家传统的线下企业,在做线下一对一课程培训时,用户满意度很高,实际效果保障也很好。2014年,小马过河开始全面转型做线上培训,缩减线下业务,同时在百度花费大量成本投放广告,使获客成本急剧上升。这个转型成为了小马过河由盛转衰的拐点。

延伸阅读:“北京小马过河”破产启示录:留学语培机构要护好这几处死穴

3、光圈直播

倒闭时间:2017年2月

状态:已关闭

融资情况:

●2015年9月获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1250万Pre-A轮融资

在2017年2月,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被爆出已倒闭,官无法正常访问。对于这样的结果,光圈直播创始人兼CEO张轶只是回复了一句:创业维艰,一言难尽。其实,早在农历春节之前,被停发薪水半年后,光圈直播的员工在未被通知的情况下就发现办公室已人去楼空。随后,张轶在群中次也是一次正面谈论自己以及公司的失败,向员工坦诚了融资不利的事实,并随即解散了这个“要债员工群”。

光圈直播成立于2014年,初的定位是图片社交,2015年10月转型为直播APP。2016年6月,光圈直播在全国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校花主播比赛,选秀结束之后,主播的热情和用户数同时锐减。光圈直播的直播间从138个锐减到个,每个直播间的同时人数也从2000人锐减到人。面对直播间和观看人数的锐减,张轶想出的办法是——“刷假量”,光圈直播正是从这时起走入了下坡路。而后公司资金紧缺,而融资一直不顺畅,终缺钱成为了光圈直播倒闭的终原因。

延伸阅读:清华博士的“直播冒险”输了

4、订房宝

倒闭时间:2017年1月27日

状态:已宣布倒闭

融资情况:

●2014年12月1月,获浙商创投、丰厚资本、娱乐工场600万元天使轮融资

●2015年8月1日,获东方富海、丰厚资本、浙商创投3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6年9月3日,获东方富海、浙商创投1000万元A+轮融资

2017年1月27日,订房宝正式宣布倒闭。就在数月前,订房宝还因为“聘请”苍井空担任首席用户体验官而登上各大媒体。除夕夜之后,订房宝创始人孙建荣在朋友圈发布的长信中说到,“我的投资方和公司团队都很信任我,这段过程让我感到了真正的压力与完全的抱歉,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一个低频的产品始终无法找到高频产品来做补充的话,对企业来说负担太重,终决定彻底放弃订房宝。”

“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个模式可不可行,从上线到今年1月,订房宝APP拥有接近15万用户的下载量,在住宿领域里面的复购率和粘性都不低,这个市场是确实存在。但同时,这个市场太过低频,导致我们的用户成本始终无法下降,对于后期公司运营在成了巨大困难。”订房宝CEO孙建荣在回应倒闭的长文中反思道。

2013年12月,从阿里离职的孙建荣,创立了全日酒店房的预订平台——订房宝APP。订房宝是一家基于酒店尾单的移动酒店预订应用,主打高星级酒店每晚六点后未订出的空余客房,以高性价比的分时预定为卖点,主要面向临时性、非全天的酒店住宿者。

延伸阅读:钟点房预订、酒店分时预订破局之困

5、周伯通招聘

倒闭时间:2017年2月初

状态:停止运营

融资情况:

●2014年9月获易2800万A轮融资

周伯通招聘始于豆瓣小组。早在2007年年底,冯涛偶然在豆瓣创建了周伯通招聘小组,两年左右的时间,组内成员发展上万。看到潜力的冯涛于2011年正式创业做周伯通招聘,延续初招聘社区的路线。

2014年是其发展。9月,周伯通招聘宣布获得易2800万元A轮融资,与当时的拉勾一起赚足了招聘行业的眼球。

但接下来,周伯通招聘并没有像拉勾一样高歌猛进。2015年10月的一天,曾有报道曝出冯涛通过“散伙饭”的形式,与员工告别,导致这一状况的直接原因是资本遇冷,原本1000万元的融资计划胎死腹中,将裁员三分之二。不过,冯涛当时就否认了这一消息。

但随后,上再少见到周伯通招聘发出的声音。反是曾经的竞争对手,在资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去年3月,拉勾完成2.2亿元C轮融资;去年6月,猎聘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近10亿美元;去年9月,BOSS直聘获得2800万美元融资。

而周伯通的融资之路止于2800万元,与竞品相差甚远。模式缺乏核心竞争力,或许是此项目搁置的原因。

6、斯凯无人机

倒闭时间:2017年3月23日

状态:已解散

融资情况:

●2015年获得凯旋创投等千万级天使轮投资

●2015年12月获百度原副总裁李明远投资40万元,占股近10%

西安无人机企业斯凯智能是一家无人机公司,斯凯智能的产品——Skye无人机一度被看好。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官曾介绍称,“斯凯智能无人机区别于主流航拍设备,被认为是全球高精度跟拍无人机的。”2015年,斯凯智能获得凯旋创投等千万级天使轮融资。

2016年9月29日,公司称“已和本轮两位投资方达成框架性的投资意向。因市场整体环境比较冷淡,以及我司产品进展缓慢和财务资金管理不到位等因素使现金流近段时间出现一定的问题。”10月25日,斯凯员工被告知“融资款项是分步骤、阶段性地发放出来,资金到位时会在9月份薪资发放给大家。”但两个月后,公司正式宣布停止运营,理由是“由于财务困难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斯凯智能目前被拖欠的员工达30多人,涉及金额200多万元。公司承诺申请破产清算,但承诺至今没有兑现。至于倒闭原因,主要还是产品积压卖不出去,欠供应链资金难以偿还,导致资金链断裂。

7、完美幻境

倒闭时间:2017年3月15日

状态:被查封

融资情况:

●2015年,获英特尔的天使轮融资,与英特尔在芯片、三维重建技术等方面合作

●2016年1月,他们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

完美幻境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早进入VR全景相机行业的企业,拥有自主研发的Eyesir系列VR相机产品。

资金链断裂,行业趋冷是完美幻境倒闭的根本原因。2017年,在VR行业仍未能迎来爆发,完美幻境的钱却已烧光,终宣告失败。

完美幻境的资金链断裂和其盲目扩张是不无关系的。从当初6个人到时期的百人团队,从住地下室到700平的大空间办公室,完美幻境产生团队扩张的同时却未形成与之匹配的生产力。这其实也是很多初创团队中常见的问题,拿到融资后盲目扩张,这样的做法甚是危险。团队扩张必须建立计划,舍去不必要是关键。

现金流就像身体里的血液一样,公司没有现金流无异于自断命脉。而完美幻境让正常的商业走向了恶性循环。不管是创业公司做B端还是C端,都要有现金流。即使现在不赚钱,无法覆盖所有成本,但如果需要融资,也必须给投资人展现出公司是有持续盈利能力,并且未来是有发展的。

可以预见的是,在VR行业未能迎来爆发的当下,还会有更多的PPT驱动型VR企业走在倒闭的路上。

8、悟空单车

倒闭时间:2017年6月13日

状态:已宣布倒闭

融资情况:无

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总部位于重庆。2017年1月7日,成本200元左右的代悟空单车在重庆大学城正式落地,数量不多,仅有几百辆。

随着ofo与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雷厚义启动“合伙人计划”,来面对ofo在重庆市场的大动作。

合伙人计划的本质,类似招商加盟。但现实很快告诉他,这样的加盟模式显然走不通。“合伙人计划”受挫,又拿不到融资,面对困境的雷厚义并没有放弃。为了能保持公司运转,他把自己创业积累的几百万资金全部投了上去。

而这几百万仅仅是支撑悟空单车度过了艰难的两个月,难以掌控的供应链和资源的缺失,在第三个月成了压死“小悟空”的五指山。

事后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但试问一个粗放运营的初创小企业,怎么和同期运营的头部企业比,又如何让政府资源倾斜?面对种种困境,雷厚义停止运营的决定已是意料之中。

延伸阅读:两家共享单车相继倒闭背后,不追热点的中国创投更有益创新

2015年宁波金融上市企业
HRMS
2007年天津会务A轮企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