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郭德纲打人者不是弟子是临时工被打者非是狗

2018-10-30 12:05:38

郭德纲:打人者不是弟子是临时工 被打者非是狗仔

8名男子录完口供后走出派出所。

一名男子质问王海(右)为何发生打人事件。

司机刘师傅自称被人揪下头发。

黄亮额头有红肿。

昨日,就重磅消息“弟子机场打”,郭德纲通过微博回应:无德云社弟子涉事。被打的并非,而是专业狗仔。前天23时左右,摄影师黄亮在首都机场拍摄郭德纲,郭的随行人员与黄亮及其司机发生冲突。据了解,被打二人隶属风行工作室。

摄影师拍郭德纲被打

昨天凌晨1时许,首都国际机场医院急诊外科观察室,黄亮躺在病床上输液,他的右手还缠着纱布。

黄亮称,前天23时左右,郭德纲及随行十余人到达首都机场,在一行人从A出站口走到C出站口的过程中,他紧紧跟拍,“拍照的时候跟他们没有语言交流,他们也没阻止我。”拍完照片后,他从12号出站口出门,准备上接应他的汽车,郭德纲身旁的三名随行人员突然冲上前拦住他。

“他们问我拍什么,我说没拍什么,然后他们就要抢我相机。”黄亮说,对方强行抢相机,撕扯之下,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黄亮的司机刘师傅看到他被困,下车准备报警,三人转而将他围住。黄亮说,这时,郭德纲身旁的另外四名随行人员跑来,将他拉至汽车旁几米外的花坛旁,摁在地上殴打。

昨日,回访事发地。在T3航站楼12号出口外,中间车道旁的一个花坛底座有破损,露出20多厘米的裂痕。

伤者身份成关注焦点

据黄亮介绍,冲突发生时,郭德纲的奔驰房车在内侧车道,他的车在外侧,郭德纲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冲突期间,郭德纲未出面制止,而是直接上车离开。黄亮说,自己身上多处被殴打,右手在双方的撕扯中被划伤。医生开出的诊断书显示:伤者颈部、胸部、双下肢软组织顿挫伤。在机场医院见到刚从派出所出来的刘师傅。他称,发现黄亮被打时,他下车劝阻并声称要报警,但没想到三个人冲过来揪住他打。冲突中,他的一撮头发被揪了下来。

据介绍,冲突过程持续20多分钟,围观者众多。警察赶来后迅速控制场面。黄亮的相机暂被警方扣留,刘师傅和对方8人前往派出所做笔录。

据了解,黄亮的身份是风行工作室的员工。风行工作室成立于2006年11月,曾爆出许多重磅八卦消息,该工作室有大陆支狗仔队之称,风行工作室创始人卓伟是南都娱乐周刊。卓伟证实,“风行”和周刊有合作关系,由“风行”提供的图片在周刊发表时署名“特约 风行”,他称:“特约也是。”

昨天凌晨4时许,众多媒体守候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东航站区派出所门前。卓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管黄亮是不是,郭德纲的徒弟都不能打人,他们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凌晨,录完口供的8名男子走出大门后,在德云社副总经理王海的带领下,乘车离开机场。现场有人指称,其中一人是郭德纲之子郭麒麟。

郭德纲否认儿子涉事

昨日,多次拨打王海,对方未接听。昨天,郭德纲通过其新浪微博回应:“昨日夜半返京,出机场上车回家,今日突见,方知昨夜有变。经了解情况如下,对方为多年连续恶意偷拍之专业狗仔,而并非!机器内有海量明星视频照片。我方交涉者为三名工作人员,并无德云弟子参与。在要求对方删除偷拍影像未果后,双方争执并报警。我们尊重服从警方处理。另,我子麒麟一直在家。”

郭德纲还道出了事件的原委:“我们的‘积怨’大概从2005年就开始了。风行工作室几乎拍了我们每起对外的官司,然后替对方说话,放大不实之词。近两年,包括上次李鹤彪打人事件,污蔑德云社弟子在首都机场霸占厕所,说我太太对粉丝出言不逊,还有前不久拍到我和我经纪人王海的太太深夜‘密会’……他们一直在诋毁德云社,骂郭德纲。”

郭德纲强调,打人者并不是自己的弟子,而是德云社的工作人员,包括雇来搬行李的临时工,“一个上台说相声的都没有。”“不过,不管怎么样,打人都是不对的,我跟对方道歉,有事好说好解决。”郭德纲表示,既然已经报警了,德云社将服从警方的处理结果,“该罚钱罚钱,该道歉道歉,搬运行李的临时工我们会辞掉。”

黄健翔劝各媒体冷静

昨日,从首都机场警方获悉,1月9日23时许,警方接到报案称,位于T3航站楼出发层平台有人打架,民警赶到现场处置。现场为德云社工作人员与两名男子发生冲突,目前法医正在对受伤者进行伤情鉴定。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将依法处理此事。

昨日,此事在微博上引起热议。友“宇智波1987”表示:“郭之所以屡次纵容手下人打人,是因为其多年来穷丑矮的人生经历,好不容易逆袭成了工头,潜意识里总想耍点黑社会的范儿。”友“杨樾杨樾”表示:“未经他人允许,以拍摄他人照片销售盈利为目的的行为,都不属于采访。狗仔也别委屈,声援狗仔的也别委屈,要有个人天天跟着你老婆拍啊拍,你也得动手。”而着名主持人黄健翔则劝各方媒体保持冷静:“狗仔队不是,没必要觉得‘物伤其类’,要挺身而出捍卫同行。我想没几个当初是立志当狗仔而投身媒体的。这不是理想……”

对此,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富强认为,任何法律法规不会赋予任何人对他人享有人身伤害的权力。他指出,当公民个人隐私权遭遇侵犯时,若侵权方存在恶意偷拍等行为,可以要求对方删除照片,若对方未删除或不配合,个人可以求助公安机关或直接起诉。“明星的知名度越高,他的隐私权就越少,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其部分隐私要让路于公众的知情权。囿于我国法律对隐私权尚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这个‘让路’的度,当前来看,还很难把握。”李显峰 卢宝厉 和璐璐 郝涛/文 王巍/摄

快评

别逞强

“郭德纲再打”又是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仔细看过才知道“被打者”都是掏不出证的“”,热衷的是拍名人的隐私,制造的是八卦。而报道的是艺人的台前幕后,报道的是。无论是否有理,请不要以之名,逞之强。

再说两句郭德纲。很多明星都曾遭遇被偷拍的困扰,可偏偏每次到了郭德纲这儿就成了激化矛盾的武斗。有时候一句“犯不上”既是一种宽容,更是一种境界。无奈的现状就是必须想通一点,明星不仅是被观众追捧的,同时也是被百姓茶余饭后消费的。和璐璐

净菜加工生产线
仓库料盒
成都氨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